erinche

青山外 2

可能想要表达的有点多,功课做得又不够,写起来有些生硬。

ps:我争取下一章完结。



明诚忽然听到闹钟响起来,他翻了个身抱住枕头,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这是下午四点。

在S城交流期间,学生们白天有课,晚上有各色各样的活动,休息日还要结伴探访当地古迹。年轻人的体力总是无限的,但一旦空闲下来疲劳感也随之而来,例如今天,明诚也可以在仅有的两个小时里,实打实的睡过去。

 “我还以为自己睡了一个晚上”明诚想着。他又趴了两分钟,看着光线从隔层窗帘中影影绰绰的照进来,只觉得没有paper的下午格外悠闲。


明楼开会的地方在中山东路一段中央银行,明诚中午来得匆忙,没太注意周边环境,此时打量一番,大楼是现代建筑,玻璃幕墙上映着多少还有些阴沉的天色。门口一排樟树枝繁叶茂,至少已有二三十年光景了。

明诚在大门外的行道上站了一会儿,也不知明楼究竟几点结束会议,一直站在没什么行人的央行门口未免显得有些突兀。他想了片刻,决定先去找地方喝杯咖啡。

交通灯显示还有五十九秒。明诚等在路口,回头再看一眼大楼,好像多看一阵,明楼就能早点结束会议。这时的天色更暗了几分,一阵风从远处刮来,街边樟树的枝条随着风势起起伏伏。

 “这个场景好像在哪儿见过”,明诚忽然觉得有些眼熟,“大概上海阴天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吧”,明诚默默想着。他抬眼看看十字路口的指示灯跳成绿色,摸了摸头发,走去马路对面。


1952年,台北中央银行。

方孟韦抬头看着匾额上隶书的“中央银行”,很难把这里和南京那幢西式建筑联系在一起。

一阵风压着树枝刮过,引得枝叶在空中上下翻飞。地面的灰尘也被卷到半空,偶尔有落下的树叶被吹到脸上。

他站在这里,是大风中唯一挺拔的姿态。

“三年了”,方孟韦想,“我已经离开家三年了”。


一辆黑色轿车驶出央行大门,车窗摇下一半。

“孟韦”,熟悉的声音在唤他。

隔着三年时光,他终于又听到家人唤着自己的名字。方孟韦忽然就想在这风中失声痛哭。

“父亲”,他低下头,轻声回应。


方步亭让司机先回家,自己领着小儿子,走去吃一碗面。

“还记得小时候么,我带着你们去吃饭。你大哥不喜欢姜丝,都挑在你碗里。你那时还不会使筷子,一勺下去,饭里掺着好多姜,吃到后来,眼泪都出来了。” 

方孟韦笑:“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爹倒是记得清楚。”

方步亭说:“不管什么时候,儿女在父母心中,总是最紧要的。”

他们往前走着,天色慢慢在身后暗下来,方步亭问:“你崔叔一家都还好么?”

方孟韦说:“都挺好的。到了香港后,崔婶开了一间铺子,之前在信里也说起过。伯禽如今在念中学,平阳也快了。小姑娘好看的紧,听说已经有同校的男孩子给她写过情书。”

方步亭大笑:“你崔婶这下可有得担心了。”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