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nche

平凡人的英雄情结

彩色泡泡和映射两段想起了自己的家

大哥眼里有星星:

我的哥哥朝九晚五的上班,穿着旧衣服做着最简单的早餐。可谁说他不是英雄呢,他拥有着独自把我养育成人的超能力。


发条包:



如果用最庸碌普通的时代背景和身份设定来打开楼诚。




小阿诚会在漫长的中二期里把所有英雄情结都寄托在自己哥哥身上,会幻想明楼是能召唤英灵的咒术师、超能力持有者或者开机甲的天才驾驶员,再不济也得是个外星组织安插在地球的秘密眼线吧。他可能会期待哥哥的眼镜有天能爆出镭射激光,领带一甩置换成一把霜之哀伤,枕头下压着沙漠之鹰,家里那辆开了三年的两厢轿车跑着跑着,就咔嚓咔嚓变形成了威风的汽车人跟他喊一嗓子为了自由。




当他等过了一个去动物园看河马的暑假和一个滑冰车的寒假,翻遍了明楼房间的每一处角落,只找到两个樟脑丸和掉在床单上的碎发,才肯沮丧地确认他的哥哥只是个被生活所累的普通男人,跟班上劳动委员啤酒肚的爸爸和同桌送牛奶的舅舅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




这种来自现实的反差会让小朋友觉得非常生气和不甘心,然后采取不妥当的回击方式。比如挑剔早餐里过火的溏心蛋,拒绝穿那件作为礼物的卡通T恤。明楼偶尔也会跟他发火,但很快都过去,雨季来临的时候还是撑伞等在校门口,西装口袋里揣着两只狗尾草编成的小兔子。男孩子间相似的成长轨迹让他对这个弟弟有无穷的耐心和理解,他甚至希望他能作为一个小男孩再久一点,在自己依然可以不让他触碰世界坚硬棱角的时光里。




再后来呢,再后来小男孩还是要长大的。在明楼加班晚归的夜雨里,在他无暇出席的一场跨校球赛里,在他逾期补过的生日party里。好像是才过了一个没能共进早餐的周末,小阿诚就变成了出门前会在袖口偷搽他古龙水的大人,不再事无巨细跟他报备自己的周末计划。




明楼从不动明诚日记,只在收拾房间时把书立下压着的半包烟换成巧克力棒,蒙尘的英雄手办垫好泡沫纸仔细收进床下,鼓励他报考离他们长大的地方万里之遥的大学,也认可他到异国他乡就职的打算。毕竟这些彩色泡泡般的梦想,年轻时的他也曾有过。




更久之后,可能也要不了多久。当明诚接受了世界上没有超级英雄的现实,甚至意识到百分之八十的工作内容都是毫无意义,而自己不管走了多远的路,思维习惯和行事风格却总映着明楼的影子。这种投射进灵魂的固守就变成了他对抗俗世的最后一样武器,明楼早在无形中就授予了他足够的经验勇气和温柔。




他可能会花好多时间来回忆吧。




哥哥的镜片虽然不能杀人,可他写一手好看的瘦金体,每次家长签字老师都要特别名夸赞。他不懂召唤出远古英雄的神奇魔法,却知道水产市场的哪个摊位能买到自己最喜欢的新鲜基围虾。他不开能变成汽车人首领的重卡,只是在每次家长会前都换上一双亮闪闪的布洛克皮鞋。他没有飞天遁地的超能力,却为了够挂住的老鹰风筝爬上几米高的槐树。他没有不破盔甲绝密武器,却让一个捡回家的小孩在不输任何同龄人的情况下长成了优秀出众的大人。




明诚同学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却知道自己有个比起童年里任何一名超级英雄都更能支撑起他全部世界的哥哥。




认定生活没有意义和勇敢地活下去这两件事之间,并不存有矛盾,而认清之后却仍旧热烈环抱,可能也算英雄主义的一种。




(最后一句不是我写的)






评论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