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nche

青山外 1

一篇非常迟到的文,送给 @波妞Ponyo_w ,这几年有你的声音陪伴真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也借此感谢在这里遇到的所有美好。




中午十二点,阳光在云层后时隐时现,路边一排树影也就显不出明晰的轮廓,只是随着天光在微风里摇曳。

明楼走下台阶,对等在街边的青年微笑:“怎么突然想到来这里?”

明诚也笑:“我们学校在S大的交流昨天就结束了,同学们有的回家,有的约着一起过海去玩几天。我本来想直接回上海,订机票的时候看到来T城的单程只要三折,又想起了荣桂斋的伊春面,就想着也算顺路,不如明天再和大哥一起回家。”

明楼笑着看他:“哦?只是伊春面?”

明诚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发,低声说:“哎呀~”


于是两个人往荣桂斋的方向走去,一路上行人不多。明诚说起了在去S城时遇上天气变化,五小时的航程,几乎有四分之一的时间都在随着气流颠簸。因为选择的是S城本地的航空公司,机上本地居民和亚欧游客各占一半,语言不通之下,大家都在昏黄的机舱灯中沉默。

等到平安着陆,一个当地姑娘忽然唱起歌来,嗓音清亮,带着海边城市特有的气息。一句之后,整个机舱的S城人都跟着和起来,歌声悠远,曲调中萦绕着游子久别家乡的思念。


“我虽然一句也听不懂他们唱了什么,但是能感觉到,他们是真的想家”,明诚说。

明楼点点头:“S城离亚欧都有五六个小时的航程,在外生活的人,可能一年回家的时候也有限。”

明诚说:“嗯。”


他们穿过宁波街,明楼指一指拐角处的金红招牌,说:“喏,到了。”

荣桂斋是典型的老字号风格,堂檐高深,屋顶上风扇悠悠的转,实木的老式桌椅仿佛也带了些许久远年代的记忆。店里吃饭的人不算太多,三三两两散坐在大堂中,明诚找了个临窗的座位,拉着明楼坐下。

“嗯,我要一份三鲜面,再加上八宝笋丁,还有卤汁豆皮酸辣汤,大哥,你要点些什么?”

明楼失笑:“看来你是真的想念荣桂斋,我点一份牛肉面就好,其余的你看着来。”

明诚看了看远处墙上挂着的菜牌:“好,那我们再加一份葱油饼。”

 

女服务生穿着深蓝制服,剪着齐耳短发,笑起来有好看的小小梨涡,利落的点好菜,就过来斟茶:“听您二人口音,不是本地人吧?”

明楼笑:“是啊,我们是从上海来。”

女服务生有些意外:“诶,创立荣桂斋的大师傅当年就是从上海来,我们现在主打的招牌也还是苏沪的面点小菜,你们怎么还特意来吃这一口?”

明诚说:“可能还是有些不一样吧,你家的伊春面,总让人觉得这个火候这样的汤头,才是正正好的。”

女服务生莞尔一笑:“那二位先喝茶。”

 

吃好中饭,天气就有些转阴了,零星飘着三两滴小雨。宁波街是骑楼风格,沿街商铺外有足够遮雨的走廊,没带伞也可不疾不徐的慢慢走回去。明楼看了看手表:“下午两点我还有会,今天是最后一天,还不知几点能结束,你要不要先回酒店休息一会?”

明诚点点头:“好,那我晚上来等你,然后我们一起去晚饭。”

明楼笑着拍了他一下:“就惦记着吃。”


注:

S城=Jakarta

T城=tw


 

评论(4)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