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nche

梅酒梅:

为了弥补我的长期不更新,自我剧透一段《慈悲城》的后文。





明诚是彻底病糊涂了,身上一阵冷一阵热,巴不得即刻死过去才更痛快一些。
明楼扶他坐起来,明诚挂在明楼臂弯里摇摇晃晃。明楼把他转向窗户,宾馆楼层高,窗帘也没拉,夜景尽收眼底。
阿诚,你看看外面。
那语气只在明诚还小的时候用过。

明诚初来明家,以前那些惊心动魄的日子浸在骨缝里,余波难平,入夜起波澜。
明诚睡不着的时候明楼就这样抱他在怀里,坐在窗台边,哄着问,阿诚,你看看外面,看到什么?
那时的明诚答不上来。
不是看不到,是看到的太多。
草地,梧桐,墙边未开的月季,浓黑的夜色中有影影绰绰的灯火,和繁亮的星辰晕染在一起。
不知答什么才能让明楼满意。
没成想明楼先替他答。
大哥看见院子里有一只猫。
明楼指尖戳在玻璃上,腾出一圈白色的雾。明诚趴在窗边看过去,果然见着一团白色的毛球倏地穿过草坪,不见了踪影。
明诚被逗笑,胆子也放开,选了一样自己最喜欢的说给明楼听。
我看见灯火。
明楼点点头,随口接,有灯火就有人家。
明诚立刻止了笑,紧张起来,说,先齐家方能治国。
这是明楼上周刚教他的。
他还以为明楼在试探他功课。
那样小的孩子却也时时不松懈,眨着眼看明楼,生怕讨了他半分嫌。
明楼心疼又欣慰,接他往下说,有家就有大哥。
大哥在,不要怕从此再失了家。
明诚听不出太多深意,认真补充道,还有大姐。
还有我们阿诚。
明楼顺着陪他。
明诚在明楼怀里笑,眼里渐渐透出困意。
明楼又问,那你看看大哥,看到了什么?
明诚却已经拽着明楼领口睡着了。

明诚烧得晕头转向,此刻被明楼语气一哄,轻松入了戏。
我看见,有星,河水。
气息断断续续,语不成句。
明楼顺着他看出去,不错,头上繁星当空,远处河水滚滚。
——还看见灯火。
不妨明诚忽然补了一句。
明楼心里蓦地陷下去一块。
明诚神色恍惚,只怕明日一觉起来,今晚发生的事就记不得分毫了。

明楼这才敢抱他紧一点。

万家灯火映在河里,璀璨斑斓,载着夜色里安眠的梦沉沉流向远方。
明楼想,他与明诚也算其中一盏。
足够了。
他不是贪心的人。

那你看看大哥,看到了什么?
明诚还未睡去,明楼却已经问得像在呓语了。
我看见——
明诚在明楼怀里陷得更深了一点。
明楼以为他睡了。

我看见家。

不料明诚声音再次响起。
明楼手臂僵住,不敢喘气。
我看见家,大哥就是家,家里有大姐,有明台,院子里有月季和梧桐,有猫——
明诚的记忆混作一团,他似是在胡言乱语,又似是没有。
那大哥看见什么?
明诚喘了口气,问。

明楼看见什么?
他低下头,看见江河绵延几万里,千山叠嶂,层云压境,天地辽阔。
有雪在落。
它们统统映在明诚的一双眼里,明楼低下头,只看见明诚的眼睛。

明楼不知如何作答。
他心中忽然升起一阵孩童般的无措,一如当年窗边明诚无以作答时的惴惴不安。

明楼沉默着拢了一下手臂。
明诚在落雪的声音中沉沉睡去。














晚上吃了火锅,世界都美好得带光晕了
冬日渐冷,唯火锅与爱情不可辜负
大家记得好好吃饭呀

评论

热度(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