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nche

镜:

《桃花扇》第三十八出 沉江


倾长江化奠酒 痛祭先贤 

忆风雨春秋 帐后案前 

江上灯下 同把故国思恋 

痴情点点 忠心一片 都付于寒涛东卷 

长江一线 吴头楚尾路三千 

尽归别姓 雨翻云变 

国破家碎 万事化空烟 

人何归 苍天不语地无言


虽然这曲子也不是当年旧貌了,但每次点开,似乎都能死循环一个晚上。原词是:

【古轮台】走江边,满腔愤恨向谁言。老泪风吹面,孤城一片,望救目穿。使尽残兵血战,跳出重围,故国苦恋,谁知歌罢剩空筵。长江一线,吴头楚尾路三千,尽归别姓,雨翻云变。寒涛东卷,万事付空烟。精魂显,大招声逐海天远。

第一次见到这段唱词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小学时看《鹿鼎记》,读到第三十四回“一纸兴亡看复鹿 千年灰劫付冥鸿”,天地会众人乘船过江,船到江心,忽然风雨大作。小说中写道:

船篷上刹喇喇一片响亮,大雨洒将下来,跟着一阵狂风刮到,将船头、船尾的灯笼都卷了出去,船舱中的灯火也即熄灭。韦小宝又是大叫:“啊哟,不好了!”从舱中望出去,但见江面白浪汹涌,风大雨大,气势惊人。马超兴道:“兄弟莫怕,这场风雨果然厉害,待我去把舵。”走到后梢,叱喝船夫入舱。风势奇大,两名船夫刚到桅杆边,便险些给吹下江去,紧紧抱住了桅杆,不敢离手。

那时候年纪还小,看武侠不过喜欢江湖豪气,快意恩仇,不想其中深意。但是金大侠笔底跌宕,经常有万古苍茫扑面而来,避开都难。接下来写小船倾侧,韦小宝缩在舱里赌咒发誓,发着发着就下道,正是谑之又谑的时候。偏又笔锋一转,雪中铁丐吴六奇独立船头,在狂风骤雨中拉开嗓子唱起来,唱的就是这一阕【古轮台】。

风雨声中,忽听得吴六奇放开喉咙唱起曲来:“走江边,满腔愤恨向谁言?老泪风吹,孤城一片,望救目穿,使尽残兵血战。跳出重围,故国悲恋,谁知歌罢剩空筵。长江一线,吴头楚尾路三千,尽归别姓,雨翻云变。寒涛东卷,万事付空烟。精魂显,大招声逐海天远。”曲声从江上远送出去,风雨之声虽响,却也压他不倒。马超兴在后梢喝采不迭,叫道:“好一个‘声逐海天远’!”

寻常巷陌,平常段落,刹那间竟有一种石破天惊的感觉。之后看《天龙八部》,读到“王霸雄图,血海深恨,尽归尘土”一章已经满心空茫,到了“教单于折箭,六军辟易,奋英雄怒”,只觉胸口堵得满满的,又什么也说不出来。萧峰死,阿紫死,游坦之死,写来俱是缓缓淡淡,无处着力也无处发泄。然后雁门关指挥使看群雄散尽,“即当修下捷表,快马送到汴梁,说道亲率部下将士,血战数日,力敌辽军十余万,幸陛下洪福齐天,朝中大臣指示机宜,众将士用命,格毙辽国大将南院大王萧峰,杀伤辽军数千,辽主耶律洪基不逞而退。”

终于忍无可忍地丢下书,大恸。

跑题了。后来我知道了吴六奇那支曲子的名字和出处,越来越熟悉《桃花扇》和晚明。再后来知道得逐渐多起来,却慢慢开始明白为什么滔天雪浪会卷挟着韦小宝的戏谑,以及戏谑底下的悲凉。但每次读《桃花扇》尤其是《沉江》一折,当年石破天惊的感觉还是会浮泛起来,吴六奇独立风雨和史可法白衣投江的身影恍惚中重叠在一起。

也算是一见误平生。


《桃花扇》,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245


PS:

因为这个日子而想起来……

那滚滚雪浪拍天,流不尽湘累怨。胜黄土,一丈江鱼腹宽展。

累死英雄,到此日看江山换主,无可留恋。



评论

热度(66)

  1. erinche 转载了此音乐